视频下载收藏本站备用

大妈们只能选择广场舞?

发布时间:2014-11-12 | 来源: 未知 | 点击次数:

 昨天在网上读到一篇奇文,名字唤作 《大妈广场舞折射体育信仰缺失》。文章以极其促狭的心态嘲讽大妈,觉得她们“可怜又可悲”,又以极其偏激的角度攻击广场舞,认为“出现了大妈广场舞是反体育的体育,是对奥林匹克精神的猥亵”,是“特殊时期的怪胎”,认为大妈广场舞就是“乱哄哄的低俗表演”。


真是既惊且奇的论调,即使对于我这个对广场舞并无好感的人,也实在不敢苟同。不就是一个广场舞吗?至于到“反体育”这样的高度么?况且,我也实在看不懂所谓“反体育的体育”是什么概念,也实在看不懂一项运动是如何反体育的逻辑。

跳广场舞的大妈制造的负面新闻和疯狂场面委实有一些。“坏人变老、老人变坏”这样的陈词滥调也委实不少。但无论如何,大妈和广场舞,都无法与“低俗”、“坏”这样的字眼联系到一起。大妈和广场舞纵有诸多不是,但那只是方式形式的问题,焦点也就是一个音量音响的问题,怎么就成了怪胎了。个别大妈的素质不高,并不能代表整个中国大妈的群体和广场舞就是“坏”的。半夜楼上有人拍篮球,影响到了我休息,可我能说篮球就是个坏的运动,NBA明星都很可怜?游泳池里有孩子尿尿,我能说游泳就是坏的运动,菲尔普斯孙杨都很可悲?说到负面新闻,足球、篮球、羽毛球等等项目哪个没有?这些项目本身是“反体育”吗?

有人会问,广场舞能和足球篮球比吗?这种疑问,其实是和这篇奇文的作者犯了同样一个错误。该文抨击中国大妈缺乏体育信仰,“没有任何喜欢的、擅长的运动项目,为了打发百无聊赖的时光,为了摆脱日渐臃肿的体型,她们选择了广场舞,并且也只能选择广场舞。”既然他能给大妈和广场舞扣上大帽子,我不妨也来给这种观点扣一顶帽子。认为广场舞低俗、没档次、算不上运动,这就是一种“运动项目优劣论”,本质上和“人种优劣论”没有区别。持这种观点的人,看不起广场舞,更看不起中国大妈。反正一说到中国大妈,就和“低档”、“庸俗”、“乱哄哄”结合在一起。我可以大胆设想,如果哪天大妈们开始集体玩高尔夫球,那么,高尔夫球在他们眼中也就变成了低俗的运动。

可问题是,运动项目有高低贵贱之分吗?可能你会觉得黑虎偷心和六脉神剑没法比,可虚竹就是用一招又一招笨拙的黑虎偷心击溃了鸠摩智。我不是因为这个项目高档才运动,也不是因为这个项目高雅才健身。广场舞不论是运动方式还是运动强度,都符合大妈们的身体条件,让大妈们锻炼了身体,结识了朋友,度过了欢快的业余时间,怎么就“三俗”了?

选择一个项目健身,最重要的就是适合。这就跟老年人更多打太极拳而不是玩关王刀一个道理。我倒是想打高尔夫呢,想玩赛马帆船呢,我有那个消费能力吗?我倒是想打拳击玩搏击呢,我有那个身体条件吗?具体问题需要具体分析,哪能一刀切呢?日本老人还在踢足球,不代表中国大妈就都要踢足球。普京准备退休之后去打冰球,不代表中国大妈们都要去打冰球。再说,据我所知,很多中国的老年人,平时跑步,游泳,打球,但也会去跳广场舞,一点都不冲突。怎么就成了“大妈们只能选择广场舞”?

最后我们来看一下什么是奥林匹克精神。国际奥委会在《奥林匹克宪章》中“奥林匹克主义的原则”条款中有这样一段话:“每一个人都应享有从事体育运动的可能性,而不受任何形式的歧视,并体现相互理解、友谊、团结和公平竞争的奥林匹克精神”。根据这样的定义,我要问,“猥亵”了奥林匹克精神的,究竟是跳广场舞的大妈们呢,还是那些歧视大妈和广场舞的人呢?